互金过关记(一) |限制提现、债转艰难,简理财转型存隐患

来自:北京商报 | 发布时间:2020-10-29 12:39 | 浏览量:420

由5000家压降到6家,借贷规模、参与人数连续27个月下降,网贷整治收官阶段,机构退出成为行业主旋律,转型路径也引发关注。近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高压之下,多数平台选择转型助贷、小贷之路,不过仍有不少机构变着法子做理财服务,因为缺乏牌照转而选择导流,将自身定位为“综合互联网金融信息推荐平台”。

 

因活期理财被业内熟知的简理财,虽称自身并非P2P,但也是多家互联网金融信息推荐平台之一。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简理财已初步完成转型,但在分析人士看来,平台转型前的遗留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因为债转困难、提现受限等情况,简理财这一“带病”转型之路,也引来众多投资人争议,转型之路可谓隐患重重。

 

社交平台截图

限制提现被诟病

 

提现一而再地限制,债转一而再地折价,近期,简理财投资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取了两年快取完了,但现在又不让取了”“从数据来看,每个月能转出的本金越来越少了”“事实证明,先下车为强、后下车遭殃”……当前,不论是百度贴吧还是微信群、QQ群等社交软件上,关于简理财平台限制提现、债转困难的言论屡见不鲜。

 

投资人林凌(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从2016年开始就在简理财平台投资,但在2018年遭遇了“变故”。2018年7月底,平台突然发布限制提现公告,称可转出资产在10万元以下的投资人,当月可转出额度不超过5000元,可转出资产在10万元以上的投资人,当月仅可转出5%。

 

据多位投资人所述,在限制提现后,能提出的部分投资金额仅为本金,收益并不包括在内。投资人要想提现,只有两种方式,一是被限制提现直至退出,以20万元投资本金为例,第一个月只能提出1万元,第二个月能提出9500元,第三个月能提出9025元,以此递减按比例提现;另一种则是通过打折债转的方式“割肉”退出,9折转不出去改为8折,8折转不出去再改为6折。

 

据林凌所述,限制提现初期,有不少投资人8折转让了债权,但发展至现在,即使6折、5折也无人问津,通过债转提现的方式一天比一天难。而他选择的是按照平台的提现限制操作。每个月按比例提现,尽管金额少,但不用折价。

 

然而事与愿违,简理财再一次对投资人失了信。2020年5月,简理财再次调整提现规则,称受疫情影响,平台合作资产方借款企业和个人都受到冲击,导致还款能力下降,资产合作方回款难度增加,由此规定10万元以下可转出额度降到3000元,10万以上可转出比例下调至3%。

 

回应已关闭新用户进入通道

 

针对限制提现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简理财方面进行了采访求证,后者回应称主要受大环境影响所致,在互金行业逐步清退的大环境下,出现很多逃废债、资产处置难等问题,直接影响到用户的兑付和提现等操作体验。面对问题的出现,简理财根据市场整体情况进行长远测算,按照额度让投资人逐步转出本金和收益,来保证所有用户资金可以有序平稳转出。而由于今年疫情影响,经济环境整体呈现下行趋势,因此平台也受到了大环境影响,转出额度也做了相应调整。

 

据简理财回应,自2018年7月31日至2020年10月16日,有63.93%用户退出原理财计划,整体在投本金下降87.27%。

 

另对债转困难等问题,简理财回应称,在按额度转出之前,用户所配置的底层资产中包含有一定期限的“智能投”非标准化资产。对于该“智能投”资产,用户资金的转出方式有两种:一是资产到期转出,二是有新用户承接转出。之前用户申请转出后能实现快速到账,是因为有其他用户承接了该用户申请转出的资金所匹配的资产。

 

另对“智能投”资产配置情况以及资金流向情况,简理财回应称,用户所配置的底层资产在平台中有详细披露,用户可以登录账号进行详细的资金流向查询,在资金流上,可以保证整个资金流并非是资金池的形式。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从接近简理财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智能投”背后对接的实际是金交所资产。同样印证了此消息的是,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简理财早期提供的产品主要来自于金交所,此外还有货币基金、银行存款、房产抵押、车辆质押等,因代销金交所产品、信披不足、开展资管业务等,简理财业务也受到不少质疑。

 

对于“智能投”产品背后资产是否来自金交所,以及是否信披到位等,简理财未做出进一步回应。

 

简理财称,为响应监管要求,目前平台已关闭了新用户进入通道。由于没有新买入资金,在“智能投”资产无新用户承接的情况下,只能靠“智能投”资产到期后的回款来满足用户流动性需求。后续,平台会结合每月资产回款情况来核算每月转出额度,转出额度也会以市场环境变化进行调整。

 

风口浪尖谋转型

 

直到目前,林凌在简理财的账户投资额仍有10万余元。根据他提供的投资页面来看,他在简理财的10万余元剩余投资款,其中有99664元被配置到了“智能投”,还有390元被配置到了货币基金产品。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2016年投资时,他只知道“简理财”这一产品,并不知晓该产品具体资产配置情况,平台也未曾对资金流向做出任何披露。

 

然而,原理财产品遗留问题还未解决,简理财又进行了一场转型升级。林凌称,自2018年7月限制提现后,简理财平台整体进行了转型,产品与此前产品发生了变化,还新增了银行理财类产品。

 

记者注意到,目前,简理财主要定位为“综合互联网金融信息推荐平台”,推荐产品包括“满仓宝”“拾年宝”基金产品,两款基金产品合作机构均为奕丰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同时还有“季得利”“众邦宝”等银行理财产品,对应合作银行分别为新网银行、众邦银行,此外还有保险保障等产品服务。

 

从具体推荐方式来看主要有两种,一是在App内部导流至相应的基金、银行页面,再由基金销售公司或者银行提供交易服务;另一种则是通过App跳转链接的方式,直接跳转至微信页面的保险服务,由消费者进行选购。

 

“近几年,在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的监管要求之下,互联网理财平台业务模式也在不断规范。互联网理财平台进行理财产品销售,需要持有相关牌照并满足业务合规要求;如果平台没有牌照,则只能开展导流或广告业务,产品跳转到持牌的销售平台。从目前看,简理财属于后者。”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称。

 

业务开展或遇阻

 

针对简理财转型一事,一资深分析人士直言道,作为信息推荐平台,机构起到“导流作用”难免会接触到部分客户相关信息,需要金融机构在第三方信息共享方面有所作为;另在资金安全上,导流平台并非金融机构,不能直接触碰资金,涉及金融业务的关键操作应当在持牌机构体系内完成。

 

前述资深人士进一步指出,“个人认为这只是该平台的权宜之计,毕竟导流所带来的盈利并不高,适合小而美的平台。长期来看,随着流量巨头对金融业务的逐步深入,未来信息发布平台、传播媒介平台这个细分赛道上亦会有马太效应的强化,流量巨头依靠自身生态把控着金融获客的话语权,而导流理财没有完整生态,难以强化用户留存,容易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被逐步淘汰” 。

 

在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看来,信息推荐平台主要做的是TO C业务,但是提现限制、债转困难等问题,难免会影响到平台自身品牌形象、市场口碑与客户信心,在TO C业务的开展上将因此遇阻。

 

于百程同样指出,理财业务的开展,获得投资人的信任非常重要。如果互联网理财平台在之前开展业务过程中,出现过提现受限、债转困难等问题,在转型后这些问题依然没能解决,投资人对平台的信任感是比较低的,自然也会影响现有业务的开展。

 

“当前,就信息推荐平台的两种类型对比分析,贷款超市的门槛较低,容易接触到非法金融活动;理财超市需要与持牌金融机构进行合作,获取持牌金融机构的认可,相较贷款超市而言的隐性要求更高。”针对后续发展,苏筱芮建议道,建议机构认真遵守监管规定与持牌金融机构的委托要求,不超范围收集用户信息、不超越权限触碰用户资金,不夸大金融宣传。

0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