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裂了” 数百人到总部讨债要账 官方回应:公司没钱

来自:科技金融在线 | 发布时间:2020-11-11 21:11 | 浏览量:678

蛋壳公寓在创始人兼CEO高靖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之后,即将暴雷的传言甚嚣尘上。

 

11月9日,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租户、供应商、保洁、维修人员来到蛋壳公寓总部进行维权,要求蛋壳公寓支付工资、工程款或者退还房租。

 

蛋壳公寓在回应媒体采访时表示,不会跑路,但是公司也没有钱。

 

“蛋壳”裂了 总部门口数百人讨债

 

此次来维权的人包括了蛋壳公寓的租户,还有提供装修服务的供应商,以及蛋壳公寓的保洁人员和维修人员,还有来自武汉的保洁人员现场举着“还我武汉保洁劳务费”的标语讨薪。

 

一位杭州的床垫供应商表示,从蛋壳公寓去年开始拖欠货款,距今累计拖欠130万。一位来自重庆的窗帘供应商表示,蛋壳公寓拖欠一年货款160万,此次来北京是希望解决工厂拖欠的员工工资问题。

 

一位来自武汉的保洁人员称,自己已经有5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而且自己身边约有80多位在武汉的保洁人员都没有拿到工资。

 

一位现场维权人员称,蛋壳公寓对维修公司的欠款合计已达上千万元。“由于拿不到钱,许多人都离职了。”

 

由于费用一直不能到位,沟通无果后,这些“债主们”直抵北京总部“维权”。

 

 

 

现场有数十名类似保安人员在维持秩序,以防止发生肢体冲突。

 

在网上,蛋壳公寓被维权的消息也上了热搜,一大批网友也是纷纷留言吐槽自身经历,“退款一个月了 还没有到账”、“押金不退,返现不返,保洁维修都没有还照常收费,蛋壳坑人”。

 

还有网友表示不敢再租公寓了“花点中介费找房东直租惹!长租公寓真的太坑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卷了你的租金跑路,结果就是被房东赶出去睡公园!”

 

蛋壳公寓回复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不会跑路!”有工作人员对供应商表示,“公司没有钱,请回家等待”。

 

其实今年10月14日,蛋壳公寓已经在网上被“破产倒闭”了一次,对于公司破产倒闭的消息,10月14日下午,蛋壳公寓官方微博疑似回应此事称,不要轻信谣言。但仅几分钟后又立刻编辑此条微博,删除了回应部分的文案。

 

持续亏损 现金流枯竭

 

造成蛋壳公寓被围攻的根本原因是其现金流恶化,而今年的疫情更是加剧了这一问题。

 

2019年二季度时候,蛋壳公寓入住率有89%,而今年一季度下降到了75.6%。而且单个房间的利润率也大幅度下降,统计显示2018年三季度单间房的月平均利率为752元,今年一季度下降到了517元,降幅超过30%。

 

从成立以来,蛋壳公寓的规模虽然不断扩大,但是亏损也是急剧增长。2017年~2019年,蛋壳公寓营收分别为6.57亿元、26.75亿元、71.29亿元,但是亏损为2.72亿元、13.7亿元、34.47亿元。

 

今年一季报显示,蛋壳公寓收入19.4亿,同比增长了62.5%。亏损12.34亿,去年同期亏损8.16亿,亏损扩大51.23%。

 

2017年到2020年一季度,蛋壳公寓累计亏损已达63.23亿元。

 

2019年底,蛋壳公寓账上现金有6.85亿。今年1月份,蛋壳公寓在纳斯达克上市,融资1.3亿美元,约为9.11亿人民币。而到了今年一季度末,其账上只剩下现金8.26亿。以此测算,今年一季度,蛋壳公寓现金流失了7.7亿。

 

蛋壳公寓现金流恶化的另一个原因,是相关部门对租金贷业务的监管收紧。根据蛋壳的招股书,蛋壳上市前夕的2019年第三季度,有67.9%的租客使用了租金贷,而这一比例最高时,曾经超过了九成。

 

租户使用租金贷相当于年付,对于蛋壳公寓来说等于一次性拿到一年的钱,蛋壳公寓可以拿钱去做别的事情,拿到更多的房子。

 

但是,这种模式下,一旦经营出现问题,房屋空置无人租用,回款不及时,就会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从而直接影响产业上下游。

 

疫情期间“一鱼两吃”惹众怒

 

今年疫情期间,蛋壳公寓一方面要求房东免租,一方面对于租户却没有免除租金,甚至与租户解约,这种“一鱼两吃”的行为,引发社会广发关注。一瞬之间,房东愤怒、租客维权,蛋壳公寓被推上风口浪尖。

 

当时在武汉、北京、杭州、上海、深圳等全国多地,遇到类似情况的蛋壳公寓房东并不在少数,他们被告知需要减租1个或3个月。根据一些房东提供的蛋壳公司《关于2月份要求业主增加免租期的工作方案》中显示,此次减租涉及到武汉、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等13座城市共7万多套房源,其中武汉地区业主减租3个月,其他城市业主减租1个月。

 

对于要求房东配合减租的原因,蛋壳公寓的解释是,受疫情影响,租客希望企业能够给予一定的租金减免,共渡难关。

 

然而蛋壳蛋壳公寓的解释和做法却引来争议,有网友介绍,蛋壳公寓一面要求租户交钱,一面要求房东免租,赚两头钱。

 

2月3日,蛋壳公寓在其官方微博发布《致蛋壳公寓租客的一封信》,2月17日晚间,蛋壳公寓又在官方微信号发布长文《蛋壳公寓致广大房东的真心话》,强调蛋壳绝没有强制业主免租,更不存在赚取补贴或差价的行为。

 

尾声

 

蛋壳公寓今年1月上市,发行价13.5美元,如今,蛋壳公寓股价只有1.52美元,跌幅达到89%。雪上加霜的是,今年6月份,蛋壳公寓创始人兼CEO高靖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公司任命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为临时CEO。

 

南方周末后来发布题为《蛋壳公寓CEO被调查,事涉六亿国资》的文章,直指蛋壳公寓CEO高靖被查或与江苏昆山市6亿元国资流失有关。

 

虽然蛋壳公寓强调高靖被调查与蛋壳公寓无关,但是在内外交困时刻创始人“离开”,对于公司的经营不能说没有影响。

 

10月20日,消息人士透露,蛋壳公寓首席运营官顾国栋也已经离职。

 

今年8月31日,工信部向社会通报了101家存在侵害用户权益行为App企业的名单,其中23款APP因为没有按要求完成整改被下架,蛋壳公寓位列其中。

0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