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助贷、联合贷业务,或许成不了中小银行的“救世主”

来自:消金界 | 原作者:徐大宇 | 发布时间:2020-11-13 13:48 | 浏览量:692
《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网贷新规”)发布后,一石激起千层浪,最让从业者感兴趣的是,“网贷新规”针对于联合贷及助贷的强监管,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蚂蚁集团的上市大计以及中小银行业务稳定性。

 

正如蚂蚁集团在上市招股书中写道的,“我们与约100家银行合作伙伴合作开展业务,包全部政策性银行、大型商业银行、全部股份制商业银行、领先的城商行和农商行”。

 

我们也经常能在各种媒体报道中看到,“xx银行借助蚂蚁花呗、借呗,零售贷款余额实现指数型猛增、逆风翻盘”。可在业务具体实操过程中,蚂蚁集团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小银行零售业务呢?

 

我们以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002839.SZ)(以下简称“张家港银行”),这家注册资本仅在18.1亿元的农商行为例,看看蚂蚁集团对于中小银行的影响。

 

这家银行自2019年开始和蚂蚁借呗合作,又经历了今年三季度监管对联合贷、助贷业务的规范,其经营数据或许可以较为完整地展示出蚂蚁集团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这些腰部、尾部银行的零售及个人贷款业务。

 

看完数据后,或许你会惊讶地发现,被人鼓吹上天的联合贷、助贷业务,也许并非完全意义上的中小银行“救世主”。

 

蚂蚁集团挤压银行“中间业务”收入空间

 

张家港银行2019年报,首次披露了与蚂蚁借呗的合作关系。该行手续费及佣金支出这一费用指标由此大幅增长。

 

蚂蚁集团助贷、联合贷业务,或许成不了中小银行的“救世主”

张家港银行在2020年三季报中进一步解释,“手续费及佣金支出激增的主要原因系本行开展网络金融服务,业务量增长导致的手续费支出的增加”。

 

蚂蚁集团助贷、联合贷业务,或许成不了中小银行的“救世主”

在一位业内分析人士看来,所谓的“与借呗合作开展的网络金融服务手续费”,就是蚂蚁等平台为其通过助贷、联合贷业务获客引流,而银行支付给它们的成本费用。

 

消金界盘点了2013年起张家港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这其中就包括支付给蚂蚁集团的获客引流费用)、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以及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

 

蚂蚁集团助贷、联合贷业务,或许成不了中小银行的“救世主”

综合自张家港银行各年年报及招股书,单位:万元

 

从图表中可清晰地看到,张家港银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仅仅在2018年因为理财中间业务收入减少导致收入下滑。

 

2019年张家港行手续费收入迅速调整,又同比增长了35.32%,其中结算业务、理财中间业务都增长30%(特别是电子银行手续费增长达129.21%)。

 

不过自2019开始和借呗合作后,张家港银行手续费及佣金支出迅速上涨,同比增长近一倍,直接导致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断崖式下跌。

 

本应给银行贡献近亿元营收的“手续费及佣金”,因为支付给蚂蚁集团(借呗)获客引流及其他技术服务费用上涨,使该类目利润承压。数据显示,张家港银行手续费及佣金给银行贡献的净收入从巅峰时期的上亿元、一路下滑至2020年三季度末的不到200万元。

 

数据的前后对比十分强烈,显示银行和蚂蚁集团间的合作直接挤压了银行“非利息净收入”利润空间。

 

所以银行在与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巨头合作时,不应仅仅关注后者带来的流量,还需要注意随之而来的成本问题。

 

特别是随着蚂蚁集团等头部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银行越多、在合作中也越发强势,多位从业者甚至对消金界表示,“一度以为负责获客引流的蚂蚁才是甲方”。

 

中小银行们为此付出更多的引流费用,长此以往,并不利于健康发展。

 

提升消费贷规模

 

当然,和蚂蚁集团合作,的确能给银行在个人贷款,特别是个人消费贷款规模带来直接提升,从而间接使银行净利润、营业收入改善。

 

蚂蚁集团助贷、联合贷业务,或许成不了中小银行的“救世主”

数据来源:企查查

 

蚂蚁集团助贷、联合贷业务,或许成不了中小银行的“救世主”

数据来源:企查查

 

可以看到的是,和蚂蚁借呗合作的2019年,张家港银行无论是净利润和营业收入,都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这种趋势在个人贷款和个人消费贷款中的体现更为明显。

 

蚂蚁集团助贷、联合贷业务,或许成不了中小银行的“救世主”

单位:亿元

 

数据显示,从和蚂蚁借呗合作的2019年末开始,张家港银行个人贷款余额大幅提升。

 

从个人消费贷款余额角度看,这种趋势更为明显。我们挑选出了最具代表性的2018年末和2019年末数据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数据和信用卡贷款余额数据。

 

蚂蚁集团助贷、联合贷业务,或许成不了中小银行的“救世主”

单位:亿元

 

从数据可直观地看出,张家港银行自从在2019年和蚂蚁借呗合作后,无论是个人消费贷款余额还是信用卡贷款余额,同比都有较大幅度增长。

 

张家港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该行以“乐享贷”为服务品牌向客户提供个人贷款服务,具体产品品种包括: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个人商用房按揭贷款、个人生产经营贷款、个人综合消费贷款、装修贷、个人汽车贷款、易贷通循环贷款、迁居贷、个人理财产品融资便利贷款、公积金委托贷款、白领易贷通、薪易贷等产品。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2020年三季度张家港银行的个人贷款余额增速下滑,该行很可能压降了个人消费贷款规模。

 

与此同时,7月底,多家银行收到了来自央行的《关于开展线上联合消费贷款调查的紧急通知》。

 

《通知》称,为掌握金融机构个人消费贷款业务创新情况,决定开展线上联合消费贷款调查。值得注意的是,《通知》将蚂蚁花呗和蚂蚁借呗的合作情况进行单独区分,银行与花呗和借呗的合作,也将作为排查重点。

 

此外,据媒体透露,多家银行与花呗和借呗所合作的资产不良率逐渐高企,这或许是银行压降消费贷规模的另一个原因。

 

小结

 

以小见大,从张家港银行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和蚂蚁花呗、借呗的合作,中小银行确实可以提高个人消费贷以及个人贷款规模,从而影响全行整体净利润、营业收入。

 

但是需要看到的另一个方面是,中小银行在与蚂蚁集团的合作中,并不占据主导权,需要支付给后者大量资金作为基础成本,也直接影响了银行的非利息净收入。

 

一旦蚂蚁集团、或者其他金融科技公司推过来的资产质量下滑(特别是疫情当下),不良率升高,会使中小银行利润承压。

 

而多数中小银行似乎习惯了在与蚂蚁集团等头部金融科技公司合作中充当“甩手掌柜”的角色。

 

蚂蚁集团助贷、联合贷业务,或许成不了中小银行的“救世主”

截图来源:银保监局网站

 

比如今年9月,张家港银行就因为“三查”(贷前调查、贷时审查、贷后检查)不到位而遭到因保监局40万元的罚款。

 

这么看来,监管在刚刚下发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网贷新规”)中,进一步要求银行等金融机构必须掌握核心风控能力;并且严查联合贷、助贷的做法,无疑是观照到了这一现实。

 

短期来看,“网贷新规”严查联合贷、助贷;或者明确排查银行与“花呗、借呗的合作关系”,会使包括张家港银行在内的中小银行利润承压,但一旦夯实金融科技基础能力、发力自营业务(至少接洽更多合作伙伴,不在一棵树上吊死),从长远来看,对于上述银行是利大于弊的。

 

从近两年趋势来看,中小银行也在纷纷发力自营业务,比如宁夏银行的“唰唰贷”、东台农商行的“金东e贷”、阳泉市商业银行的“利码贷”等。

 

蚂蚁集团上市暂缓、监管排查银行与蚂蚁集团联合贷及助贷业务、网贷新规的颁布,正好可以给依赖于蚂蚁集团、京东数科等头部金融科技公司获客展业的中小银行一个冷静期,在个人信贷一路狂奔中,反思下与巨头合作的利与弊。

14条评论
评论
大都一定的托尼
6744 17238
2020-11-20 08:02
大都一定的托尼
6744 17238
2020-11-20 07:29
大都一定的托尼
q群
2020-11-20 07:29
大都一定的托尼
可以借,记得还
2020-11-20 07:29
大都一定的托尼
可以借,记得还
2020-11-20 07:29
往常悦耳的马良
6744 17238
2020-11-19 22:31
往常悦耳的马良
6744 17238
2020-11-19 22:31
往常悦耳的马良
930 333 463
2020-11-19 22:31
往常悦耳的马良
930 333 463
2020-11-19 22:31
往常悦耳的马良
q群
2020-11-19 22:31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