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网贷作出了巨大贡献 不要随便给新的金融业态扣上高利贷的帽子!

来自:吴晓求 网易研究局 | 原作者:吴晓求 | 发布时间:2020-11-20 15:23 | 浏览量:520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二十届年会于1118-20日召开。著名金融学家,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出席并演讲。

 

“作为一个金融学教授,我对当前的一些热点问题无法回避”,“如果我回避,那就是逃避责任”,吴晓求在演讲开始时表示。他强调,要从基本良知去评判一些金融的基本问题。“尊重常识、尊重金融规律和趋势非常重要。如果背离常识,背离金融发展的基本趋势,那将严重阻碍中国金融的改革和发展,也会严重影响我们到2035年成为中等发达国家的宏伟目标的实现”。

 

他首先分析了金融的六大功能。第一,融资功能。第二,风险配置功能。第三,财富管理功能。第四,便捷安全的支付清算体系。第五,激励机制。第六,通过信息发布,引导资金合理流动。

 

他强调风险配置的重要性,通过金融资源要谋划高新技术,让其未来变成新产业、新产品。而在转变过程中,有巨大的风险,金融要承担这其中的风险,新的技术、新的科技才能变成新的产业、新的产品。

 

在吴晓求看来,上述功能,在不同的金融体系下其重要度是不一样的。在相对落后的金融体系下,可以把资源配置中的债务融资看得非常重要,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债务融资中,把银行的融资放得特别重要。但现代金融体系显而易见,这些融资的功能顺序和结构会发生重大的变化。

 

在其看来,之所以会发生变化,是基于三种力量在推动着金融功能和效率的变革。

 

第一种力量是改革的力量,主要基于脱媒的市场化。吴晓求认为,金融脱媒是基本趋势,有一些金融需求的实现是需要去中介化的,是需要通过市场来完成的。其结果就是金融市场的发展,特别是资本市场的发展,会有利于资产多样性、业态多样性的出现,会更好地满足金融多样化的需求。“不要以为社会只有一种需求——融资需求,实际上除了融资需求以外,更多地随着经济的发展、收入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财富管理的需求越来越强烈,高科技企业对于风险资本的渴求也越来越强烈,便捷、有效、安全的支付业态越来越迫切。这些都是他们所需要的”。

 

吴晓求强调,基于脱媒的市场发展是金融改革的核心元素,要高度意识到市场发展的重要性,不要让中国的金融回归到单一业态的金融体系中去。“以为那种金融风险可控,实际不然,传统的金融体系虽然业态单一,但是它的风险是存量化的,没有流动起来”,吴晓求表示,“金融最大的特点是要让风险流动起来,才可以配置,金融才安全。一旦一种金融机制让风险存量化之后,这个金融看似很美,实则问题很大。所以,为什么要推动金融脱媒就在于此。我们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它的重要性”。

 

吴晓求表示,为了实现上述功能以及功能的效力,金融业必须创新,没有创新,中国金融就没有发展,就没有未来。

 

他主要强调了四个方面的创新。

 

第一,技术创新。吴晓求认为,技术对金融的重构和颠覆,彻底改变了中国金融的业态,为中国金融业态促进了多样性,从而提高了金融的效率。“金融效率的提升只有通过科技的促进才可以完成”。

 

“我们必须想到中国金融改革的重要目标是要让中小微企业得到相适应的金融服务,是要让中低收入阶层得到相适应的金融服务,这是我们中国金融改革的基本方向,也是中国金融普惠性的核心要点”,吴晓求强调,要实现这个目标,就要靠技术。因为技术可以破除传统金融的边界约束。

 

“以互联网为平台的金融业态,包括网贷作出了巨大贡献,它让我们过去得不到金融服务的小微企业,今天得到了。虽然成本可能会高一些,但是这是一种市场需求”。

 

“评判它的价值,首先要让它能不能得到金融服务,是非常重要的,不要随便地给一种新的金融业态扣上高利贷的帽子,高利贷是有标准的”,吴晓求强调。

 

此外,他认为,技术创新突破了传统金融的时空约束,极大地便利了传统金融的长尾客户,这就是中国金融的进步所在,看不到这一点实际上就看不到金融的未来。

 

第二,业态创新。吴晓求强调,要让金融业态有多样。在其看来,人们的需求不一样,信用也不一样,承担的风险成本也不一样,只有多元化的金融业态才能满足多元化的金融需求,而不应试图让金融业态走向单一的传统模式之中。

 

“有一句话说得很对,‘所有的金融活动都要纳入监管准则’,但问题的关键是,面对不同的金融业态,我们以什么样的金融监管准则?我们制定出来了没有?”,吴晓求认为,必须制定一个与多元化、多样性的金融业态相匹配的金融监管准则。

 

第三,监管创新。吴晓求表示,基于市场化技术的重构以及开放,中国金融业将会发生重大变化,所以,监管的制度、机制、准则都应该实时调整。“我们不可以用一种监管准则对待所有的金融活动,这也是中国金融改革的重点所在,就是要推动中国金融监管理念和制度的改革,这就是创新的核心”。

 

第四,开放创新,开放的核心目标是国际化。

 

吴晓求认为,在上述力量的促进下,中国金融的监管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在回答“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金融体系?”时,吴晓求概括为,第一,一定是能够高效的服务实体经济的金融,能够自我循环,不是庞氏骗局的金融。

 

他特别提到,要认真研究什么是实体经济。“钢铁、水泥是实体经济,高科技企业还处在一个idea阶段,它也是实体经济,它是更重要的实体经济。我们一定要动态地看实体经济,不要以为风险资本投入的一些企业就是脱实向虚,它今天看起来是虚,但它是未来的实。金融的核心是要关注未来,一个有生命力的金融一定是关注未来的”。

 

第二,一定是普惠性的金融。一定要让小微企业、中低收入阶层能够得到相适应的金融或者是财富管理的服务。

 

第三,一定是便捷、安全的支付体系。“我看到一些报道说,要采取什么办法来代替目前的几个主要的第三方支付,如果它能够更安全、更便捷、成本更低,当然没问题。如果说并不是特别安全,成本也不是很低,这是要思考的”。

 

吴晓求称,“老百姓喜欢的东西,一定是个好东西,支付宝也好,微信支付也好,连我都喜欢,我现在身上没有一张卡,我觉得卡挺烦的,让我回到卡支付的时代,我回不去了,现金支付的时代,我更回不去了,我口袋装不下那些钱,包里搁几千块钱既不安全,也不方便,这是基本的方向、基本的规律”。

 

第四,一定是创新变革的金融,要追求创新,追求变革,不满足于现状。

 

第五,一定是功能多元的金融。不仅是融资功能,还有其它更加丰富的功能,特别是财富管理。

 

第六,一定是着眼于未来的金融。

 

第七,不断变革、不断进步的监管的金融。

 

0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