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被罚没3.03亿元!支付机构如何“过冬”

来自:北京商报 | 发布时间:2020-11-25 12:43 | 浏览量:566

针对第三方支付违规问题,今年依旧延续了往年的严监管态势。11月24日,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年内央行已对支付机构开出至少59张罚单,罚没金额达3.03亿元,是去年总额的2倍,其中有近半罚单涉及到“双罚”,有机构员工最高被罚至65万元,除了机构层面的处罚,监管对违规责任人的处罚力度也在加大。

 

罚没3.03亿元

 

是去年罚单总额2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罚单数量较去年有所减少,但今年罚单金额呈现加码趋势。

 

统计发现,年内第三方支付行业已收到至少59张监管罚单,被罚没金额合计3.03亿元,刷新往年罚单总额新高,是去年总额的2倍。

 

罚单总额刷新高主要是由于大额罚单的增多。具体来看,59张罚单中,包括1张亿元级罚单,5张千万级罚单以及10张百万级罚单。其中,商银信公司涉16项违规行为,于4月29日被央行一次性罚没1.16亿元,刷新支付罚单最高纪录。此外,包括银盈通支付、开联通支付、新浪支付、裕福支付等机构也因反洗钱问题被央行开出千万级罚单。

 

除了巨额罚单外,也不乏有机构频繁被央行处罚,沦为罚单“常客”,海科融通公司就是其中一例。根据央行披露,该公司在近两个月时间内已被央行处罚3次,所涉问题主要包括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规定,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严格落实商户实名制,未按规定建立特约商户信息管理、检查等制度,未按规定设置收单账户等。

 

比较来看,2019年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开出103张罚单,罚没金额合计超过1.32亿元,涉及55家支付机构,其中包括2张千万元级以上罚单、11张百万级别罚单。整体来看,尽管处罚频次高,但是处罚金额也较为“稳定”,大多在百万元之内。

 

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评价道,与往年相比,今年的处罚频次虽然没有去年高,但是处罚金额的翻倍,能够更加明显地看出监管对支付机构违规行为的监管力度在加强。未来支付机构需要进一步保证自身交易的合规性。

 

“罚单减少、处罚金额增多,反映出支付行业从重从严监管的态势。”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处罚金额、频次等来看,年内支付罚单具有如下特征:一是处罚频次增加,伴随着监管顶层制度的日益完善和监管科技水平的精进,违规机构的“小动作”已难以藏身,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二是金额屡破新高,对于违规情形恶劣、违规次数较多的“累犯”型机构,监管通过重罚表明其根治乱象的决心。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59张支付罚单中,有23张罚单涉及到“双罚”制,且随着机构罚单金额的增多,央行对支付机构相关责任人的处罚力度也在加大,如商银信被罚的案例中,该机构涉及违约行为的员工共被罚65万元,此外在新浪支付被罚案例中,该机构员工共被罚至35万元。

 

苏筱芮认为,今年支付机构“双罚”趋势显著,从被处罚的个人类型来看,既有管理层如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也有业务部门负责人,涉及风控、运营等关键部门,表明监管的靶向性和精准性正不断提升。

 

多方围剿

 

反洗钱不力痛点何解

 

“近年来,第三方支付一直是着重监管的重点,出现过亿的巨额罚单,一方面警示了行业内游走在灰色边缘的众多机构,另一方面也是对过去一段时间发展过快所出现问题的纠正。”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认为,在不同阶段,可以看出监管也会有不同方向的重点:如最开始着重整治无证经营支付业务行为,而现在逐渐过渡到细化管理支付机构的收单业务、反洗钱建设等方面。

 

梳理年内罚单来看,违反反洗钱规定、银行卡收单管理办法等,确实是支付机构违规的“重灾区”。

 

就在11月18日,央行反洗钱局副局长王静还曾公开表示,“强监管恐怕是央行将来在一定时期内要执行的基本政策。今年反洗钱监管罚金预计要超2.15亿元”。

 

王蓬博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处罚结果来看,客户身份识别、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等环节成为支付机构最容易出现的反洗钱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不仅仅是监管处罚,第三方支付机构涉洗钱行为也已引起警方的围剿。11月24日,宜都市公安局官微通报称,有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内鬼与犯罪团伙勾结,建立第四方支付平台,虚开3000多个虚假商户号,为境外赌博、网络诈骗资金进行中转、收付43.14亿元。近日,宜都市公安局抓获22名犯罪嫌疑人,打掉多家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扣押、冻结资金近3500万元。

 

监管痛罚、警方围剿下,支付机构反洗钱不力痛点何解?苏筱芮建议,一是提升合规意识,建立基本合规制度,畅通跨部门协作,明确分工的同时将责任落实到人;二是加强风控水平,灵活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型技术提升合规工作效率;三是适时调整策略,加大商户巡检等工作力度,防范外部风险蔓延。

 

王蓬博同样称,对于支付机构而言,一方面,支付机构可以优化合规管理架构,引入相关领域的专业化人才,深入学习和研究合规工作的监管要求,提高自己对于反洗钱等相关规定的理解;另一方面,支付机构也可以根据制度细化落实各项措施,进一步提高自己业务操作过程中的合规程度 ,遇到问题及时采取动作或进行上报。

 

“反洗钱是一个综合建设的过程,不仅仅是业务中,更包含在整个反洗钱体系的建设,如制度、软硬件、人力等方面。支付机构相较于其他金融机构在反洗钱方面的建设经验和人才储备都有所不足,不管是相关制度的建设还是理念的形成,都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黄大智进一步称。

 

天花板见顶

 

中小支付机构的立足之道

 

监管趋严、机构违规成本增高的另一面,支付机构还将面临主营业务天花板见顶,业绩增长难的压力。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不少支付机构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经营困局,甚至有机构因为债务缠身被法院多次列入“被执行人”。

 

“对于支付机构而言,监管的加强和业绩增速的放缓使得支付机构原本赖以为生的支付收单业务的天花板开始见顶。”在王蓬博看来,为了更好地实现自身进一步发展,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支付机构开始进行SaaS、智能营销、数据分析、金融等一系列增值服务的拓展,预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支付机构向综合型的产业服务商进行转型;此外,字节跳动、携程、拼多多等企业在获得支付牌照后,可能会重新引发移动支付市场的竞争。国内市场的成熟也将推动支付机构进行海外业务的拓展。

 

黄大智同样认为,从支付行业当前的局面看,C端格局基本固化,即便实现互联互通也很难打破当前格局。更多的机会可能在于伴随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而出现的B端服务。对于中小支付机构,想要在激烈的竞争中立足,一方面要打磨更好的产品,能够为行业提供定制化的解决方案,另一方面要做好服务,用差异化的产品加更好的服务取胜,而非产品价格战。

 

苏筱芮则指出,目前,数字人民币对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冲击已引发市场热议,支付机构需要未雨绸缪,提早谋划,在商户机构综合服务解决方案上不断完善改进,有针对性地做好用户留存。

 

“对于中小支付机构来说,首先要第一时间找到自身的核心竞争力,以此为依据进行后续发展战略的制定;其次,中小支付机构也需要不断加强自己对于核心优势场景和客户的深度挖掘,提高自己对于场景和客户需求的理解程度,提高自身产品的竞争力。”王蓬博称。

0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