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碎了,微众买单?

来自:财经小说汇 | 发布时间:2020-11-30 13:54 | 浏览量:654

这个冬天,所有涉足了 长租公寓的人,都欠胡景晖一句“谢谢提醒”。

2018年,官拜我爱我家副总裁的胡景晖说了一句:“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暴雷更厉害。”然后链家老板左晖一个电话就打到了我爱我家老板那里,解雇了这个打工人,是的,副总裁、金领也是打工人。

副总裁都能就地解雇,其他打工人赶到大街上算什么。蛋壳的租客,平均年龄22-30,普遍受过高等教育,小资,刚刚好都是小打工人。
蛋壳临死前的离间计玩的很好,房东可以解约,里面的装修送你了,但房子自己清去吧。而租客,蛋壳的解释是有权住到到期。所以本来都是受害者的双方起了内讧,之间还引发了一些极端事件,诸如弱女持刀抗搬迁等等。

租金贷或不用还?微众尚未发话

不过这两天,很多蛋壳租客的群里来了条好消息,租金贷不用还了,后面微众来买单。

很快B站的UP主就发了视频出来,言之凿凿,说是警察蜀黍告诉她的。
也有人表示是收到了街道的电话,通知他们不用还钱了,好有人晒出了跟上海泗泾某警官的截图,表示警察告诉他们先不还了,上面正在和银监会沟通。
开始还觉得是韭菜做梦,但很快就有人晒出了截图,微众银行还钱那里,还不了了。之前是我要还款,现在成了系统交易处理中,这意思微众自己都不收这份钱了。


但这消息目前为止,还不辨真假,因为微众还没发声,监管部门也还没发声。只是租客的钱暂时不着急还了,以后的事看发展。
这事一出来,很多原来现金年付或者季付的顿时酸了,之前倒霉的是用了租金贷的,就算人被赶出去了,贷款也要接着还,否则就要上征信。而对于以后还要继续在社会上就业、买房、买车的打工人来说,这点很致命。

蛋壳涉嫌犯罪,微众也有失职

但如果微众买单,贷款的是不还了,之前直接给过蛋壳钱的是要不回来了,毕竟高老板已经在里边喝茶了。
但这事可能吗?凭什么呢?

初看不可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微众的钱是已经给过了蛋壳的。蛋壳死了,但租客和微众之间的合同还在。如果长租公寓暴雷,因为租客可怜就由微众买单,谁弱谁有理呀,这事就算出于维稳也是拉偏架。

而且蛋壳碎了要微众买单,那雷的那么多家长租公寓,家家都有租金贷,都要找背后放贷机构买单吗?此前可没有这么处理过。

但细研究,微众确实有责任,当然是不是责任达到要一个人承担所有不一定,但失职地方很多。
如果蛋壳挪用租金押金用于大肆扩张就是犯罪,那微众的钱等于支持了这种犯罪行为。
蛋壳年年亏损,房子越多亏的更多,明知道自己后续经营没办法覆盖房东租金,还挪用资金用于再扩张、打广告、给员工发工资,就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司财物的行为。”属于涉嫌诈骗罪,五十万以上,就够坐10年。
再往严重里说,蛋壳是用时间差来做资金池,以年付名义来收租客租金,以委托管理名义季付或者月付房东租金但后来并没有付给房东。这玩意跟P2P拆标一个道理,属于“使用诈骗方法进行非法集资,扰乱国家正常金融秩序,侵犯公司财产所有权,且数额较大的行为。”

这种属于P2P行业常见罪名,涉嫌集资诈骗罪,蓝底白字公告里面最常见到,500万以上就属于大额了,蛋壳骗了70亿。最长可以搞到无期,高靖这辈子都不用出来了。

如果蛋壳犯罪给定性了,那微众确实该为自己的风控失职而负责。

但目前高靖虽然进去了,还没有定罪,罪名大概率也跟昆山国资的6亿相关,挪用租金押金的事跟不跟他算还不知道。

所以微众是否要担责也不确认,虽然事实上,其风控是真有问题,就算之前合作的不算,就2020年一来,蛋壳巨额亏损,甚至老板都进了监狱,一般人都看出他们活不久了,但微众放款的脚步可没停下。

蛋壳11月中旬暴雷,但11月初还有人刚刚入住蛋壳,而且还办了租金贷。现在踩雷租金贷的,相当一部分是在2020年上的车。
蛋壳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蛋壳用户现金贷付款比例分别为91.3%、75.8%和67.9%,都是微众放的哦。
值得注意的是,住建部等六部门曾在2019年12月印发的指导意见中指出,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而蛋壳公寓显然已远超这一比例要求,微众不可能不知道,但并未停止。

哦,对了,微众不光放蛋壳,自如的也是他放的,不过在蛋壳暴雷之后,他们把自如的海燕计划给停了,这是微众给自如租客的一个租金贷项目。

不知道为了什么,微众对放租金贷这么迷恋?或许高息,书面9.5%的利率,因为租客每月还贷,换算成IRR还不止这点。

或许是自己家电商不行,搞不来别的消费贷吧。而花呗借呗这种阿里系自带巨大流量,所以租金贷放的少点。

这里面微众不但风控失职,缺乏监管,本身也算有违规操作,喊他买单也不为过。

而且就算微众买单,他也不会亏,他在这里配合做了维稳,就会在别的地方收到好处。
目前刚刚出了反互联网垄断的相关法规,蚂蚁已经都上不了市了,乖乖表现博个好感说不定还能免于被收拾

当然,雪崩之后,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人民日报都说了,这事不该由租客和业主买单。
那谁来买单呢,除了微众活该,蛋壳别的股东就没责任?蛋壳一路狂奔,用的除了租客的租金,其他可都是风投的弹药。
网贷暴雷的时候,监管都说了,要压实股东责任,这里也是一样的道理。

一群股东里面,最大牌的就是刚刚上市没成功的蚂蚁,但蚂蚁投资,蛋壳也是付出了代价的。
蚂蚁1.5亿美金投了蛋壳之后,蛋壳就花2亿美金收购了蚂蚁另外一家投资的长租公寓爱上租,看着是扩张也约等于当了次接盘侠,而爱上租是个麻烦精,装修质量一塌糊涂,收拾烂摊子就又花了一亿。
蚂蚁擅长发ABS加大杠杆融资,蛋壳也深得真传,不过没人家玩的6。

还有为跟投了好几轮的愉悦资本也很优秀,不仅投出了蛋壳,还投出了瑞幸,而瑞幸也是典型的烧钱换市场的互联网打法。大家都觉得自己烧钱烧到垄断之后,取得定价权就可以左右市场。

但没想到队友都那么扛烧,家家都有VC,家家都上杠杆,结果大家手拉手烧成了火烧连营,国家的互联网反垄断法来了。
而且自如、相寓、蛋壳等几家巨头联手炒北京房租,抬高之后没注意韭菜脆弱到太不抗割,反而被监管骂了一顿。

几家联手都搞不了垄断,还指望自己一家垄断了好赚钱,这是都把自己当马爸爸的节奏,但就连马爸爸也会被骂呀。
蛋壳出事,所有的股东都有责任,或许喊微众出面扛锅,私下监管喊大佬们坐下,一起分锅巴也有可能。总之,不要搞成什么群体性事件嘛。

总之,要按人民日报说的算,不要喊业主和租客买单,尽管事实上,这两者都已经在买单了。
上周末,网贷机构也就是P2P刚刚清零,希望P2P的这个姐妹花也清零算了。

不要觉得搞资金存管就能管住这帮大号的会上网的二房东,P2P搞了几年的银行存管不还是清零了,银行钱没挣着,惹了一身骚的大有人在,显然是不好搞嘛。
好歹还算金融相关公司的P2P都玩不转,二房东们玩的转?

0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