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换赛道!善变趣店盯上儿童素质教育 专家:难上加难

来自:柒财经 | 原作者:花不缺 | 发布时间:2020-12-28 18:34 | 浏览量:638

“永远95%的精力专注主业,5%的精力不断尝试各种新项目。”趣店创始人罗敏的这句话,时常被媒体引用。

 

继今年3月上线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后,近日,趣店又“跨界”到素质教育,推出“万里目少儿”产品。

 

尽管有“趣学习”的在线教育产品经历,但面对厮杀成一片红海的教育行业,其实趣店仍是个小学生。

 

头顶“快”文化价值观的趣店,能否沉下心来深耕教育,这还需要时日来回答。

 

01离上次涉足教育,仅过去两年

 

对于趣店过去的成功,媒体曾津津乐道于罗敏的快速尝试与拥抱变化。

 

在趣店上市前,罗敏涉足过校园网、团购、在线教育、社交网站、电商等众多“风口”项目,直至转向校园贷,并依托蚂蚁金服开拓出现金贷,在2017年上市纽交所。

 

上市后,在宏观金融政策影响下,急于从现金贷业务中转型的趣店,不间断孵化了不少跨界项目。如在线教育“趣学习”、校园社交“相同”、高端家政“唯谱家”、“大白汽车分期”以及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等,但都要么无疾而终,要么反应平平。

 

所以,这不是趣店第一次尝试做教育。两年前推出的1对1在线家教平台“趣学习”,俨然是一个C2C平台。平台一端是讲师,可自由定价,平台不收抽成;另一端连接学生,可以自主选择讲师。每节课售价低至15元。这被称为“在线教育界的淘宝”。

 

然而不出一个月,“趣学习”就被铅笔道曝出,存在只为拿50元补贴的“僵尸”讲师和假学生。而且平台所谓的“名校讲师”,大多是一些国内师范院校未毕业的学生,其中不少来自趣店创始人罗敏的母校——江西师范大学。此外,很多都未取得正式教师资格证。

 

之后,“趣学习”便少有动向。12月22日,粉笔观察点击“趣学习”网站发现,显示的已是万里目少儿的界面。

 

再就是大众熟知的大白汽车分期和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

 

2017年10月31日趣店在厦门开设第一家大白门店,短短2个多月就在全国开业近200家门店。同步的是趣店紧急招募了660名高素质毕业生奔赴全国各地开店。急转直下发生在不到一年后,大白汽车大规模闭店。直至2019年5月,这个承载着罗敏野心的项目,快进猛退,彻底终结。

 

今年3月18日上线“万里目”后,趣店喊出百亿补贴的口号,一度被人以为它是奢侈品界的“拼多多”。然而消费者层出的投诉,让万里目深陷“售假门”。而据Tech星球报道,万里目平台仅留几个人做维护,其他人多数投入到新项目中。

 

这些都成了趣店“不务正业”的证据。不停尝试不停失败的结果,是让媒体对趣店的关注,由上市前后的热捧,变成此后对其一次次失败后的质疑。

 

财经专栏作者、柒财智库高级研究员毕研广对此表示,趣店频繁切换主营业务到自己不熟悉的领域,犯了商业场上的大忌。“哪里有钱赚去哪里并没有错,但是趣店跨入的很多行业都是入场比较晚了,作为门外汉,复制别人的模式,或者复制自己曾经项目的模式,那怎么能比别人做得好?”

 

02快进的趣店能适应慢热的教育?

 

打开趣店的万里目少儿App可以注意到,这是一个宣称为3-8岁孩子提供素质教育服务的平台。到目前,平台已开设足球、网球、芭蕾、乐高、钢琴、游泳、英语、美术8个科目。最高的价格出现在游泳课上,288元一节。

 


彼时面对“趣学习”的相关问题,趣店少有回应,如今推出“万里目少儿”,也未见大肆宣传。只是在趣店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时,趣店集团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用词严谨地说:“鉴于今年宏观经济和整体信贷周期的不确定性,我们一直坚持保持严格的信审标准,同时,继续努力探索新的市场机会,包括但不限于儿童素质教育行业。”

 

不过趣店在背后动作不少。在企查查上可以看到,除了厦门,趣店还在深圳、广州分别注册万里目少儿成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间分别是今年11月和12月,注册资本均为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则是许龙和葛传江。

 

确实,今年在疫情之下,教育领域特别是在线教育大放异彩。据天眼查数据,截至10月,2020年净增34万家教育企业,同比上涨22.5%。

 

但不可忽视的是,同期也注销了13.6万家教育企业,还有17.8%的企业出现经营异常。分析背后的原因,据天眼查教育行业报告,从业者们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尤其是生源获取、师资稳定、资金链健康等。

 

先拿资金来说,目前在线教育普遍以融资获取资金。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直以来,在线教育行业存在以下痛点:转化率低,获客成本高,最终导致中前期的持续普遍亏损。在线教育行业发展依然处于探索阶段,其教研、产品、技术、营销等方面的投入大加上盈利周期长的特点,导致在线教育企业大多处于烧钱阶段,主要依靠融资获取资金。”

 

再来看趣店的家底。根据财报,趣店今年第三季度营收为8.49亿元,同比下降67.2%;净利润为5.92亿元,同比下降43.2%。这已是趣店连续三个季度营收腰斩,净利润大幅下滑。

 

放远看,趣店市值也已从上市时的超百亿美元,一路跌到如今的仅3.22亿美元。

 

而在2017年底,时任趣店集团CFO杨家康宣称,“我们资产负债表上有逾90亿元现金”。历经上述大手笔撒钱的跨界项目,加上主营业务的大幅缩水后,如今趣店的现金流还剩15亿元。

 

毕研广表示,不论资本还是流量,教育行业的马太效应日趋显著,在家底本不雄厚的情况下,去厮杀成一片红海的池子里抢肉,并不是一件容易成功的事。

 

不仅如此,线上预约购买,线下上课,与万里目少儿APP同步的是,趣店将开办培训乐园一体的线下店。毕研广认为,这会让成本大大增加。“因为涉及到场地的租赁,场景的布局等等,这与纯线上的‘趣学习’是完全不同的模式。”

 

抛开资本来说,毕研广表示,教育是个慢行业,素质教育对师资的专业性,场地的安全性,课程体系的适应性都要求很高,这都需要沉淀和积累。“企业不能抱着割‘韭菜’的心理,毕竟经过近几年教育行业的洗礼,家长们已不是那么容易割的‘韭菜’了。”

 

此外,资本求快,教育求稳,以消费金融为主业的趣店,曾在多个孵化项目中用上了消费分期,这一模式会不会也复制到万里目少儿身上?毕研广表示,教育分期已经不是新鲜事,而且不少教育机构存在着诱导分期、退费难等问题,怨声载道,不看好趣店继续选择这一模式。

 

不过,并非没有利好。前不久教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再次明确了“体育中考”的大趋势,“目前全国各地都已经普遍推进了体育中考,所有地方的中考都要考体育,分值从30分到100分不等。从2021年起,绝大多数省份体育中考分值都会增加,而且增加的幅度会比较大。”

 

在中青报的报道中,有些幼儿园和小学家长已经未雨绸缪。而万里目少儿开设的科目中,体育项目占了一半。

 

万里目少儿成败与否,让我们拭目以待。

0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