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超市收集、售卖用户信息被严惩 多家平台导流业务已停摆

来自:北京商报 | 发布时间:2021-01-21 10:13 | 浏览量:861

贷款超市出售用户个人信息再引关注。1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江苏省仪征市人民法院此前发布的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示,贷款超市“速贷之家”运营主体北京智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智借科技”)违规收集用户信息并出售,被罚没金额合计超过636万元,相关涉案人员被刑拘。另北京商报记者梳理,近年来,多地警方破获涉案人通过设立贷款超市买卖个人信息案件,与此同时,当前多家贷款超市平台转型或业务停摆。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    智借科技4名人员被刑拘   

 

根据江苏省仪征市人民法院日前发布的刑事判决书,2016年9月20日,被告人贤俊江成立智借科技并担任其法定代表人,从事贷款超市等业务。2018年1月-2019年7月间,贤俊江与公司技术部负责人赵奇英、齐豹等人共同商议孵化“一键贷”项目,并安排赵奇英负责“一键贷”项目技术开发与支持。

 

2018年3月,智借科技招募盛秋实作为“一键贷”项目负责人负责业务、商务及运营,后招募王梦灿作为“一键贷”项目商务经理负责商务。贤俊江、赵奇英、盛秋实、王梦灿等人明知公司没有贷款资质,仍编辑“一键贷”贷款申请页面投放网络,诱骗被害人申请注册,并收集公民个人信息。

 

在未取得被害人授权情况下,智借科技通过API接口传输的方式,向下游多家不特定信息服务公司出售包含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等信息的公民个人信息,销售金额共计人民币近317万元。此外,在2018年1月-2019年7月间,赵奇英非法销售金额近300万元,盛秋实非法销售金额约289万元,王梦灿非法销售金额近70万元。

 

经法院审理认定,被告单位智借科技,被告人贤俊江、赵奇英、盛秋实、王梦灿等行为均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依法应当予以惩处。智借科技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罚金320万元,被告单位及各被告人退出的违法所得316万元予以没收。贤俊江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30万元。赵奇英、盛秋实、王梦灿等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至1年6个月不等,并处罚金2万元至15万元不等。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智借科技违规收集、出售用户信息这一行为,是市场上部分科技公司合规意识淡漠、法律思维欠缺的一种折射。此类主体多为民营、小型机构,缺乏完善的内部治理架构及合规工作管理体系。

 

苏筱芮表示,市场上出现买卖用户数据的情况,是因为对于开展贷款业务的平台来说,用户数据的作用涉及借贷环节的多个方面。贷前主要是精准获客、智能营销方面,相比传统渠道更具有精准性。同时,大量数据能够充实机构自身的“信息数据库”,利于公司风控建模。部分个人信息数据在贷后失联修复模型中亦能起到重要作用,降低机构坏账率。

 

买家涉及9家公司    包括P2P、贷款超市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江苏省仪征市人民法院公布的刑事判决书中,还公布了从智借科技购买数据的客户,其中包括上海你我贷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你我贷”)、无锡信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成网络”)、上海春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春雨科技”)、上海六六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六六鱼”)等9家公司,其中不乏网贷平台和贷款超市主体运营公司。具体来看,智借科技向信成网络销售金额59.19万元,向春雨科技销售金额17.21万元,向你我贷销售金额16.63万元,向六六鱼销售金额5.95万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信成网络是互联网营销平台“黑牛保险”的运营主体,主要为保险、金融类公司提供营销、获客服务;春雨科技为数据营销解决平台“EmailCar”的运营主体,主要提供电子邮件营销服务;六六鱼旗下运营贷款超市“快来钱”,当前公司官网、联系电话等均处于无法使用的状态;你我贷此前是网贷平台“你我贷”的主体运营公司,公司股东为美股上市公司嘉银金科。

 

购买公民信息数据用作何用?对于数据来源是否知情?1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就此向涉案买家进行了进一步了解,你我贷相关负责人回应称,你我贷与智借科技的合作发生在2018年初期,上线不久后便终止了,合作方式也并非购买个人信息,而是资产导流,“你我贷对智借科技的违法行为并不知情,且曾于2020年初配合扬州警方进行调查取证工作”。

 

对此,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魏广林表示,根据法律规定,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应按照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处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通过购买、收受、交换等方式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属于刑法规定的“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同样是违法行为。

 

同时,魏广林强调,相关机构在与导流平台的合作中,只要实际情况涉及用户数据输送,就构成上述违法行为,并不能以“合同约定”“不知情”为由对抗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即便是导流方数据来源合法,其他机构也不能通过买卖的方式取得用户数据”。

 

个人数据严监管当前    多家贷超转型或停摆

 

北京商报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了解到,2019年以来,多地警方破获围绕“贷款超市”开展的套路贷、买卖公民数据信息的刑事案件。涉案人通过“贷款超市”收集、售卖用户数据也已有先例,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在(2020)皖11刑终220号判决书中披露,被告人通过贷款超市合作方诱骗需要借款的用户注册,收集用户隐私信息后,通过网络寻找需要购买个人信息的买家进行售卖。

 

涉案人之所以能够通过“贷款超市”获得用户数据,是因为“贷款超市”能通过汇集多个资金方吸引用户。除了网贷平台外,消费金融、网络小贷以及各类违规现金贷,都曾是贷款超市的合作伙伴。贷款超市也层出不穷,以智借科技为例,除了运营“一键贷”外,公司关联贷款超市还包括速贷之家、借钱宝、借钱360、融易贷等多家平台。

 

贷款超市野蛮生长,也为“714高炮”提供了“生存土壤”。2019年,“714高炮”被315晚会点名,随后现金贷、大数据、催收行业等相继遭遇严打。2019年9月,多家媒体报道指出,贷款超市头部平台“信用管家”遭警方调查,疑似因为用户数据获取来源违规。关于用户个人数据收集、使用等方面的监管细则也相继出台。

 

强监管过后,贷款超市行业也重新洗牌。1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包括信用管家、速贷之家在内,多家贷款超市已经转型或停摆。其中包括鑫涌算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借点钱”,公司官网显示,当前转型为金融科技智能解决方案提供商“信用算力”;“老哥帮”运营方上海宇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于2020年1月注销。

 

除了这些垂直贷超平台外,还有部分机构布局的贷款超市业务也已经退出了市场。例如上市公司二三四五旗下“2345贷款王”等此前已经退出。同时,北京商报记者当前在51信用卡、51公积金、小黑鱼、卡牛信用卡管家等平台App中,也均未找到贷款超市业务入口。仅有少数几家贷款超市业务仍在进行,比如根据融360、卡农社区官网,2家公司官网对于不同类型的贷款渠道仍有所展现。

 

在谈及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时,苏筱芮指出,近年来违规收集用户信息、非法贩卖个人信息遭严打,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保护环境持续向好,贷款超市的生存空间愈发狭窄,“大型金融机构开始凭借自己的实力拓展流量渠道、打造生态圈,效果甚至比第三方更优,对贷超依赖的程度逐步减小”。

 

苏筱芮认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进程加快,贷款超市这类平台需要适应监管形势作出改变,例如厘清自身定位,不触碰用户资金及个人敏感信息,做好贷款业务相关的增值服务,为机构客户打造一站式解决方案等,“总体而言,贷超的需求是存在的,但需要从粗放模式向精耕细作模式进行转变”。

 

此外,苏筱芮强调,智借科技事件再一次为市场敲响了警钟。一方面,工信部、网信办等监管部门狠抓App违规收集用户信息行为,对拒不整改主体实行下架等惩戒措施;另一方面,无论是从业机构还是从业人员,都需要提升法律意识,维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在合法、合规的前提条件下稳健经营。

0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