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讧门”后又陷巨亏窘境 华信信托如何“渡劫”?

来自:北京商报 | 发布时间:2021-01-22 10:22 | 浏览量:643

“锤子董事长”事件风波还未平息,华信信托又因2020年业绩大幅亏损被推向了风口浪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华信信托成为已披露2020年度未经审计财务报表的信托公司中为数不多出现亏损的公司之一,2020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6.78亿元,净亏损扩大至26.52亿元,排名在已披露2020年业绩数据的59家信托公司中末位。且自2020年9月深陷兑付危机后,截至目前,华信信托仍有23个项目延期兑付未披露进展。在分析人士看来,2021年华信信托需要继续加紧战投、增资、催收,尽快解决流动性问题。

 

净亏损扩大至26.52亿元

 

亏损26.52亿元,这是华信信托交出的2020年“成绩单”。根据该公司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情况可以看到,营业收入方面,华信信托2020年业绩快速恶化,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4.7亿元,净亏损5.55亿元,而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为-16.78亿元,净亏损快速扩大至26.52亿元,排在59家披露2020年业绩数据的信托公司中的末位。

 

华信信托盈利能力出现下滑主要是因为该公司手续费及佣金与投资收益的大幅降低,以及资产减值损失的较大程度增长。具体来看,2020年华信信托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75亿元,同比下降48.22%。而资产减值损失高达18亿元,相较2019年大幅上升,2019年全年,华信信托资产减值损失为7.24亿元,2018年华信信托资产没有减值损失。

 

对华信信托2020年业绩经营表现,一位信托行业资深观察人士直言,华信信托业绩亏损有两大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信托行业严监管趋势并没有放松,尤其是清理资金池业务,对该信托公司影响较大;另一方面,跟该公司内部治理混乱、风险管理、合规内控等制度不健全也有一定关系。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华信信托经营恶化明显,营业收入全年都是大额负数,而且全年的投资收益大幅损失18亿元,也只是年底冲回了点当年的损失而已,应付账款大幅提升,负债水平大幅提升,从而导致一般风险准备金金额大幅下降,未分配利润大幅下降。多方面体现出华信信托主营业务当期以及前期业务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导致了当期收入冲回,大幅亏损。

 

“内讧门”背后兑付危机待解

 

而在经营业绩风雨飘摇的情况下,2021年新年伊始,华信信托又因“内讧门”频频登上热搜。

 

1月8日早晨,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发布一则警情通报显示,1月6日下午发生了一起故意伤害案,涉事公司为华信信托。1月8日午间,华信信托对上述冲突事件作出回应称,1月6日晚,该公司董事长董永成与总裁王瑾因工作产生矛盾,董永成对王瑾造成人身伤害。

 

华信信托在1月8日的回应中表示,“目前,董永成已被刑事拘留,王瑾伤情稳定,正住院治疗。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将推动落实后续资产清收、引进战投等工作,维护好广大信托受益人的合法权益”。

 

董事长锤击事件一时间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而在被刑拘前,董永成一直是华信信托的核心领导人,且执掌多年。在2004年担任华信信托董事长前,董永成早年曾任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技改处副处长等职位。市场猜测,此次董事长锤击事件疑因华信信托经营问题发生冲突所致。

 

作为辽宁省目前唯一一家信托公司,华信信托曾一度被寄予厚望,但从2020年以来,产品兑付延期、“资金池”问题频繁见诸报端也让华信信托深陷舆论漩涡。据北京商报记者此前报道,华信信托“华冠”“华悦”等产品均具有“资金池”特征,资金运用方式大多为受托人将信托资金以股权投资、权益投资、贷款、权益融资或其他债权等单一或组合方式运用于经营管理规范、具有较好成长性、收益稳定的企业或项目。

 

梳理华信信托风险时间节点,2020年9月24日,华信信托发布首个延期公告宣布:“由于融资企业未按期偿还融资本息,导致信托产品按信托合同约定进入延期期间。”随后,华信信托又陆续在官网披露了17个信托计划延期公告,宣布了27只集合信托产品的延期兑付。 

 

在2020年11月3日-11日期间,华信信托分别兑付了华信·华冠336号、华信·华冠323号、华信·华冠324号和华信·华悦17号这4个项目。截至目前,仍有23个项目未在官网披露兑付进展。

 

分析人士认为,董永成被刑拘后,华信信托的兑付、引战增资很有可能被搁置。廖鹤凯直言,“锤子董事长”事件涉及的双方无法履职,短期都会对公司正常运营带来问题,特别是在目前引入战投、增资、催收账款的关键节点,不可避免的相关事项会有所延后,甚至可能会引发监管考虑对华信信托进行托管安排。

 

经营恶化、人员流失问题不容忽视

 

2021年,信托行业仍面临严峻的挑战,从监管层面来看,《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及《信托公司资本管理办法》有望正式落地,都对信托公司的资本规模提出了要求。根据华信信托2020年11月中旬公布的增资计划,该公司拟引入单一或多家战略投资者,引入资金34亿-68亿元,注册资本增至100亿-134亿元。同时华信信托还拟引入认同该公司诚信企业文化,能够优先保障信托投资者利益;同意在完成增资前以适当方式对该公司进行流动性支持,以保障信托投资者利益的股东。

 

在行业环境压力不减和自身危机四伏的背景下,华信信托如何实现“自救”?廖鹤凯认为华信信托当前应首要解决业绩经营出现的问题。

 

他进一步指出,亏损加大,将导致递延所得税资产大幅提升,所得税费用也大幅冲回,2021年华信信托的数据恐怕也难以乐观。2021年华信信托需要继续加紧引战投、增资、催收等工作,并且稳住现有团队,甚至引入外部团队积极与监管配合,尽快厘清现有问题并找到对策。尽快进入外部资金,“流动性问题不解决,华信信托经营状况预计只会持续恶化,而伴随着职工薪酬支出的下降,人员流失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廖鹤凯表示。

 

针对董事长锤击事件的最新处置方式以及后续引战投、兑付问题的进展,北京商报记者多次尝试致电华信信托方面进行采访,但该公司电话并未有人接听。

0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