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净利双降 新三板小贷 “头牌”宏达小贷缘何连年倒退

来自:北京商报 | 发布时间:2021-04-08 10:39 | 浏览量:1285

新三板小贷中的“头牌”宏达小贷,近日公布了2020年“期末考”成绩。财报显示,2020年宏达小贷录得营收1.49亿元,净赚8627万元,从这一数据来看宏达小贷仍名列新三板小贷前茅。不过,虽然实现盈利,但该公司却遇到营收净利连年双降、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腰斩的窘境,其中缘由究竟是何?

 

营收净利连年双降

 

根据财报,报告期内,宏达小贷实现营业收入1.49亿元,较上年下降3.38%;归母净利润8627万元,下降4.06%;基本每股收益仅为0.17元,较上年下降5.56%。

 

2020年年报披露,宏达小贷是一家面向中小微企业及“三农”提供贷款服务的小额贷款公司。公司成立于2008年9月,注册地为浙江省海宁市,注册资本5亿元,于2015年12月挂牌新三板。

 

对比新三板大部分小贷公司来看,宏达小贷2020年业绩名列前茅。不过,纵向比较自身往期数据,却暗藏隐忧。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自2019年起,宏达小贷目前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都处于连年双降状态。

 

根据2019年财报,宏达小贷2019年营业收入为1.5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27%;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991.63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1.19%;基本每股收益为0.18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0%。

 

针对营收、净利润连年下降一事,北京商报记者尝试向宏达小贷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银行业资深观察人士苏筱芮分析称,报告期内宏达小贷自身并未发生所处行业、主营业务等重大变化调整,出现营收净利润下降的情况主要在于宏观环境影响,2020年由于疫情等原因,宏达小贷业务规模开始缩量,进而使其主要财务数据出现下降;此外,疫情期间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也开始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扶持力度,可能会与小贷机构的客群产生重合。

 

“2020年非常特殊,疫情对于小微企业影响非常大,尤其是2020年上半年很多餐饮、租赁、零售等小微企业颗粒无收,小微贷款的逾期率会有较大的上升,这对于依靠小微和‘三农’业务,而且没有财富管理、中收业务作为缓冲业务的小贷公司,贷款业务势必会受到影响。” 针对2020年营收净利双降,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孙扬则分析道,小贷公司经营普遍承压,从宏达小贷营收和利润下降的数据来看,成绩还是不错。

 

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腰斩

 

除了营收净利数据外,宏达小贷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腰斩现象,也引发业内关注。

 

根据财报,宏达小贷2020年利息净收入1.4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9%,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则仅为22.4万元,较上期同比下降 46.58%。针对手续费及佣金缩水情况,公司称主要是商票承兑手续费收入减少所致。

 

此外,宏达小贷信用减值损失较上期增长 19.18%,主要是报告期期末贷款余额较上年期末增加,计提的贷款信用减值损失增加,以及核销坏账损失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宏达小贷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腰斩这一情况,在2019年同样也曾出现,根据宏达小贷2019年财报,宏达小贷2019年手续费及佣金收入较上期下降 74.19%,主要原因同样是该期为防控风险,对商票承兑业务进一步严把风险关,商票手续费收入减少。

 

针对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腰斩这一数据变化,孙扬评价道,这反映了公司非息差业务的稳定性不足,抗周期能力不足,手续费及佣金高度依赖于票据业务,缺乏其他的非息差收入来源。

 

“但是这个也没办法,非息差收入对于公司治理和技术要求很高。”孙扬补充道,出于2020年疫情对于票据业务的风险影响,宏达小贷为了控制风险,减少了票据的承兑业务量,这实际上也反映了宏达小贷手续费和佣金收入来源的稳定性。

 

“信用减值,其实宏达小贷不算多,郑州银行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增长116%,宁波银行信用减值损失增长达51.7%,相比银行机构,宏达信用减值增长19.18%,控制得算是比较好的。从手续费和信用减值来看,宏达小贷在疫情期间还是做了很多努力,规避了风险。”孙扬补充道。

 

不过,苏筱芮则认为,这一方面表明报告期内宏达小贷的贷款减值出现上升,资产质量承压;另一方面则是机构主动调整业务,承压后缩量以适应环境变化。

 

公司业务模式较为单一

 

官网显示,宏达小贷推出的产品包括随易贷、商易贷、银易贷、组合易贷、宏达商票、农易贷、助易贷、链易贷等多类产品。覆盖群体包括自然人客户、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以及创业创新客户等。

 

不过,针对后续发展,宏达小贷亦在财报重大风险提示表中坦言道,公司面临客户信用风险、行业竞争风险、业务模式单一风险、监管政策变化的风险等。

 

例如,宏达小贷主要业务为办理各项小额贷款以及开展小企业发展、管理、财务咨询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办理小额贷款的利息收 入,公司业务模式较为单一;同时,宏达小贷主要为面向中小微企业及“三农”提供贷款服务,贷款不能收回导致的信用风险则是公司面临的最主要的风险。 

 

除了内忧,还有外患。宏达小贷称,公司面临的行业竞争风险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作为小额贷款公司,公司面临来自于银行、农村信用合作社、村镇银行、民间借贷等多方面的竞争冲击;二是随着小额贷款公司数量的增多,与本地区同行业的竞争会加剧。

 

在苏筱芮看来,宏达小贷的主要业务是办理小额贷款以及开展小企业发展、管理、财务咨询等业务,公司业务模式较为单一,后续建议在保持稳健经营的同时,加快机构的数字化转型。

 

孙扬则提出,宏达小贷产品在临时周转贷款、流贷方面较多,这部分风险其实较大。

 

“建议宏达小贷可以开发基于税务数据、电力数、经营流水数据的数据类小微贷款,这样可以提升风险识别能力。另外嘉兴农业和制造业都比较发达,可以结合一些优势产业链如机器人、智能制造等发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结合真实贸易和生产流通背景,发放供应链金融贷款,这样离场景更近,管控能力较强。”孙扬建议道。

0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