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风暴起 矿圈“凉凉”态势初现?

来自:北京商报 | 发布时间:2021-05-25 10:34 | 浏览量:865

“强化平台企业金融活动监管,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最新的金融领域重点工作部署,让矿圈也抖了三抖。5月24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监管定调后,目前矿机商们面临业务量骤减、资金短缺等多方考验,此外不少矿场也开始加急往国外市场转移,大部分去往中亚和北美。在监管围剿打击、币价跌势不止下,前几日还热火朝天的矿圈,“凉凉”之意乍现。

 

矿圈机构慌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自金融委5月21日晚定调后,最先刺激的是币价,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当日晚虚拟货币集体下挫,比特币短线下跌3000美元,以太坊日内跌超13.76%。而后几日,币价更是开启“跌跌不休”模式,截至5月24日零点,比特币跌破30000美元,为1月5日以来首次,24小时内跌超16%。

 

紧接着多家矿机商股价也开始暴跌。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监管发声当日,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机构是矿机生产商,包括嘉楠科技、亿邦国际等上市公司股价跟随币价纷纷下挫,最新一日跌幅分别为9.23%、7.69%。

 

事实上,除了股价承压,业务量骤减、资金短缺是对矿机商们更大的考验。5月24日,一位矿圈从业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已经成功上市的嘉楠科技、亿邦国际,尽管股价大跌,但再不济也可以靠二级市场获得资金,而其他一直谋取上市但又未成的矿机商,其实早就出现了内部现金流紧缺的问题” 。该人士还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有一家头部矿机商,此前一直靠高价卖期货缓解现金流问题,而此次监管令下,无疑将对其业务造成巨大冲击。

 

针对股价及业务影响等多个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嘉楠科技、亿邦国际、比特大陆等多家头部矿机商进行采访,其中,亿邦国际多次联系未果,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收到比特大陆的进一步回应,嘉楠科技则回应称,“目前不方便对政策发表评论,需要等具体政策细节出台后,才会有更加明确的看法” 。

 

观望,代表了大部分矿机商的选择和态度。5月24日,矿机生产、经销商从业人员李明(化名)进一步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目前该公司销售用户主要为国内人群,由于不知道政策是否会有进一步细节规定,该公司目前仍在观望状态,不过出于保守考虑,已经下架了部分关于比特币、以太坊的矿机销售渠道。

 

“监管对业务影响很大,用户都不敢买矿机了,之前忙都忙不过来,但自从新一轮监管后,矿机销售就很难签单。”李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由于该公司之前就已经备好硬盘、显卡还有芯片等,库存积压下,销售急转直下,一方面是业务量承压,另一方面资金流压力也很大。更难的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矿机销售难度将会更高。

 

除了观望,也有逃亡。5月24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监管定调、地方打击下,目前在国内大动作挖矿已是举步维艰。其中一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尤其是在内蒙古,挖矿形势很严峻,举报的情况也很多,很多大的矿场有的选择隐藏在新疆、青海、四川、贵州等地的一些深山老林,挖矿环境极为恶劣;也有部分矿场正在加急往国外转移,大部分是去中亚和北美。

 

但转移同样面临多方风险。前述业内人士说道,一是成本问题,大范围迁移可能会导致设备产生损坏;此外,托管到海外除了增高成本外,安全性也会较国内更低,存在矿机丢失以及断网断电的风险,整体来看不如国内来得稳定。

 

此外,也有交易所做出反应。5月24日,北京商报记者从火币方面了解到,火币商城决定暂停为中国大陆境内的用户提供矿机售卖及衍生服务。对已购买BTC矿机产品(包括“矿机+托管”“一站式”“无忧挖矿”)的用户暂停提供矿机托管服务,相关机器停电下架。火币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矿机商城业务全球化发展步伐日益加快,此举主要是为集中精力拓展海外业务,矿机商城决定暂停为中国大陆境内的用户提供相关服务。老用户所持有矿机的解决方案随后会通知客户” 。

 

针对OKEx、币安等交易所最新举措,北京商报记者同样进行了采访,其中,OKEx回应称,“目前还没有收到相关单位的通知,但会积极响应配合监管单位的工作” 。而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币安的回应。

 

仍有逆风挖矿者

 

监管围剿打击、币价跌势不止,几日前还热火朝天的矿圈,“凉凉”之意乍现。

 

有人不解,为啥矿圈说凉就凉了?后续还有转机吗?

 

对此,零壹区块链研究总监、数字资产研究院研究员蒋照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最新的监管动作,实则是对此前我国虚拟货币监管的延续和加强。一方面是由于此前一段时间币圈的狂热行情积攒了大量泡沫,大量传统市场的投资者在所谓“造富神话”的影响下纷纷参与币圈,使相关风险迅速蔓延,甚至可能危及经济社会安全;另一方面,由于行情火热,挖矿产业也随之备受青睐,但这与我国制定的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相违背,所以引发了这一系列的监管动作。

 

在蒋照生看来,最新的监管会在很大程度上将矿池、矿场等专业化、集聚化的矿圈业务排除出中国大陆境内,因此,也将使此前立足中国市场的矿机厂商后续在中国难以开展业务。综合来看,最新的监管声音或将迫使矿圈市场自发完成“去中国化”的过程,以前中国挖矿算力的集聚现象可能会逐步消失。

 

不过,尽管整体“退潮”,但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仍有不少个人、商家依然沉迷于“挖矿事业”。

 

一部分是网吧经营者。有些网吧经营者利用配备有高性能显卡的电脑,一边挖矿、一边炒币。其中有网吧经营者透露,他所经营的网吧一共有60台电脑,截至5月21日,累计已经挖出20个以太坊,挖矿价值已远远超出网吧营业收入;一部分是经营显卡、硬盘生意的商家,5月24日,一位从事硬盘销售的商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监管打击后,硬盘销售生意受到影响,成交量已大不如前,于是他开始自己研究挖矿和炒币,还在计划等币价进一步下跌后进行抄底操作。

 

“目前多地监管主要关注的是大批量集群式的挖矿公司,由于体量小、隐匿性强,因此也给散户找到了挖矿的生存空间,但这些业务同样属于违规。”一位业内资深分析人士说道。

 

蒋照生同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个人挖矿行为是否存在风险,主要取决于各相关部门和各地区监管部门在执行上所采取的具体措施。此前挖矿被打击的原因更多在于偷电、非法集资等问题,个人挖矿本身并没有被禁止,但不排除后续会有“一刀切”的全面禁止措施。

 

法律风险高悬

 

事实上,此次金融委“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的部署,与此前监管基调一脉相承。

 

早在2018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就出台了文件,要求各地方政府引导辖区挖矿企业有序退出。此外,因为“高耗能”问题, 2021年2月底,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发文称,计划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4月底前全部退出,并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再至5月18日,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再次发布关于受理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信访举报的公告,对为从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提供场地租赁等服务的企业进行打击。

 

在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看来,从参与挖矿的火爆情况来看,可以预判,买了矿机的人不可能轻易丢弃,继续转入“地下”的挖矿者应该不少。但要继续挖矿,也要注意多重法律风险。

 

肖飒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过去的司法实践中,对于矿机买卖合同,法院就经常将矿机挖取的数字代币,特别是非主流的虚拟货币认定为是“违禁物”,进而拒绝保护当事人利益,甚至有的法院建议当事人报案处理。而“打击比特币挖矿行为”的信号发出后,矿机更有可能被法院直接宣布为违禁物而拒绝提供法律保护,矿机商的相关民事权益将不被中国法律保护。此外,若后续有领受会议精神的法律、行政法规跟上出台,明令禁止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矿机商还有可能直接涉嫌行政违法甚至非法经营罪。

 

此外,从业机构把业务转移到海外并不意味着就可高枕无忧。肖飒进一步指出,即使从业机构主体、业务转移到在外国,但只要其市场主体有中国人,且中国人的财产遭受损失,则我国就可以是“被害人使用的信息网络系统所在地”“被害人被侵害时所在地”或“被害人财产遭受损失地”等,我国公安司法机关仍可对从业机构的犯罪行为进行管辖。

 

不过,在蒋照生看来,后续国内的矿圈企业将加速全球化布局,北美、欧洲、中亚等地区以及已接受挖矿行为的国家,都将会成为矿圈企业的业务发力点。只要币圈还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市场就无法被完全禁止。但此次中国监管动作肯定会对矿圈产生深远影响。

 

“继续加密代币的挖矿就会继续与法律对立,不仅是在我国,各国对于数字代币的谨慎态度会反映在各个方面,随着虚拟币对法币和金融安全的侵蚀,各国法律和执法只会趋严。”肖飒说道。

0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