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停潮下这家涉币平台还在顶风逆行!为5000多币圈企业导流 违规风险有多高?

来自:北京商报 | 发布时间:2021-07-19 11:42 | 浏览量:1450

币圈产业链机构四面楚歌。一面是监管震慑下,涉币企业逐步关停退出市场,另一面是承载巨大交易量的头部交易所,也在多方围剿下关停国内业务。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仍有不少平台打着区块链媒体的旗号在推广币圈项目,涉及的币圈企业高达5000余家,此外也有不少币圈交易所仍面向国内用户开放交易,甚至仍推出了上百倍的高杠杆合约交易。在分析人士看来,涉币企业整顿任重道远,后续还需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形成合力,此外,参与者也要注意风险,保护个人财产安全。

 

披区块链外衣

 

为5000余币圈企业导流

 

继7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中揭露币圈资讯平台“币世界”顶风招兵买马后,7月15日,币世界宣布即日起停止运营App和网站,目前,在该App已经看不到任何更新和内容。

 

尽管币世界已经关停,但北京商报记者在百度上搜索“币”“加密货币”等关键词发现,目前仍有不少类似“币世界”的平台,例如币圈子、币界网等,这类平台除了更新币圈资讯外,还设置了不同币种、交易所数据排名,甚至在为一些币圈项目做推广,其中包括挖矿平台、硬盘矿机厂商及虚拟货币衍生服务平台等。

 

以币界网为例,该平台成立于2017年10月,自称是一个专注于区块链及虚拟货币知识聚合的门户网站,主要为区块链投资者提供结构化的项目、公司、币种、人物及百科数据。

 

来源:平台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该平台还在为不少币圈项目推荐导流,北京商报记者在该平台页面发现,该平台推荐的项目中包括了公司项目库、加密货币钱包、工具查询、投资机构、挖矿矿池、区块链社区、基础设施等币圈各个产业链平台。

 

例如,在币界网导流的公司项目库就达5000家币圈企业,其中包括矿机租赁及算力交易平台矿金所、比特币云算力平台算力宝、比特币节点硬件制造商Bitseed、一站式数字资产服务平台万有算力等……在这些导流的平台页面中,记者点击发现,有的平台网页已经无法打开,有的网页则被引进了非法博彩页面,但不少平台仍可继续访问。

 

来源:平台截图

针对币界网相关业务,北京商报记者向该平台进行采访,币界网工作人员回应记者称,已经注意到相关法律风险,后续将下线广告业务,主做资讯服务,并在一个月内会整改完毕。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类似币界网这类平台并不少见,该平台官网导流的友情链接处,还包括友财网、比特币价格、比特币交易、挖币网、众鑫玩卡、比特币、蜜蜂查、世链财经、区块天眼、非小号、币公爵等类似平台仍在正常运营。

 

“区块链媒体为某些数字币进行宣传的行为,扩大了知悉公众的范围,而且人们出于对于宣传媒体的信赖,也会信任区块链媒体所报道的内容,对相应的传销活动的推广起到了客观的帮助作用。” 针对所谓的区块链媒体,肖飒法律团队指出,其存在被认定为帮助犯进行处罚的风险。

 

此外,7月6日,央行也曾发出通知警告相关机构,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提供经营场所、商业展示、营销宣传、付费导流等服务。此外,辖内金融机构、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虚拟货币相关服务。

 

基于此,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些币圈平台仍面向国内用户推广,符合涉虚拟货币服务机构的主要特征,根据此前央行的动作来看,此类平台面临违规风险,后续或将面临清理整顿。

 

交易所再被警告

 

违法行为存刑事制裁风险

 

除了涉虚拟货币服务机构被整顿外,目前,币圈交易所也不好过。

 

7月16日,币安被香港证监会喊话,币安集团旗下的任何实体均未获得发牌或注册以在香港进行“受规管活动”。任何人未经证监会授权或注册,向香港市民提供这些代币属于违法。违反有关规定的,可以起诉,如被定罪,将受到刑事制裁。

 

7月18日,北京商报记者仍可正常登录币安App,该平台目前提供各类定期活期等币安宝理财业务、上百个币种现货交易以及1-125倍不等的永续合约交易。

 

来源:币安App截图

针对被香港证监会警告一事,北京商报记者向币安进行求证采访,但截至发稿后者未给出相关回复。不过,有其他头部交易所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已关停国内用户交易行为。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香港早在2020年就已发文明确,要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施加全面的牌照监管,未获得牌照许可的交易所在港开展虚拟资产相关活动将被视为刑事犯罪,并处以监禁与罚款等处罚。零壹区块链研究总监、数字资产研究院研究员蒋照生指出,此次币安被香港证监会点名,一方面说明香港正在密切关注并加大对非持牌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监管力度,另一方面也表明虚拟货币交易并非法外之地,币安此前的全球化策略,目前正受到包括美国、中国大陆、中国香港等多个国家及地区的监管冲击。

 

事实上,近期央行也曾多次提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针对币安被香港证监会点名通报一事,苏筱芮指出,该事件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香港监管的严厉态度,提供代币等行为需要接受规管,在监管框架内进行,目前币圈交易所在香港展业且未持牌,那么就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的风险。

 

一资深行业分析师同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中国香港监管部门将其定性为“无证驾驶”,不认可其在当地运营,再次向投资者提示风险等信息来看,这些“虚拟货币交易所”在中国香港展业面临监管风险,违反有关规定的,可以起诉,如被定罪,将受到刑事制裁。同时参与交易的投资者也要注意,这些交易所一旦倒闭或跑路,参与炒作的投资者也将面临财产损失。

 

违规风险高企

 

万亿市场何去何从?

 

针对虚拟货币,7月16日,央行发布《中国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自比特币问世以来,私营部门推出各种所谓加密货币。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影响力的加密货币已达1 万余种,总市值超 1.3 万亿美元。比特币等加密货币采用区块链和加密技术,宣称“去中心化”“完全匿名”,但缺乏价值支撑、价格波动剧烈、交易效率低下、能源消耗巨大等限制导致其难以在日常经济活动中发挥货币职能。

 

同时,央行指出,加密货币多被用于投机,存在威胁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潜在风险,并成为洗钱等非法经济活动的支付工具。 针对加密货币价格波动较大的缺陷,一些商业机构推出所谓的“稳定币”,试图通过与主权货币或相关资产锚定来维持币值稳定。有的商业机构计划推出全球性稳定币,将给国际货币体系、支付清算体系、货币政策、跨境资本流动管理等带来诸多风险和挑战。

 

针对虚拟货币后续监管,蒋照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后续在保持对挖矿和交易两条主线的强监管态势同时,也将密切关注币圈媒体、投资机构、评级机构等相关主体的监管力度,币圈媒体可能会首当其冲,同时,也需要密切关注传统企业机构可能的涉币行为。

 

“据我所知,当前国内仍有不少看似与币圈毫无关系的机构在寻求布局加密货币相关产业,这些机构的业务可能更为隐秘。另外,一些披着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等所谓创新外衣的非法行为也值得警惕。”蒋照生透露道。

 

苏筱芮则指出,当前,涉虚拟币服务机构延伸至导流获客、品牌推广、用户运营、交易转账等多样业态,需要注意的是,虚拟货币炒作难以给实体经济的服务带来实际价值,建议相关机构将重心转移至区块链技术的研发与应用,既能够降低监管风险,也符合金融科技未来的发展方向。

0条评论
评论